更多>> 最新專題

當前位置:首頁>姓氏資訊>正文

姓名忌諱——孩子如何取名

來源:  發布時間:2014-01-16 18:18:03

分享到: 更多

姓名忌諱——孩子如何取名

姓名對一個人非常重要,正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寶寶呱呱附地,父母最關心的莫過于給孩子起個好名字。許多人為了給兒女取個好名字,絞盡腦汁,看唐詩,翻《辭海》,問朋友,有的甚至花錢請人取名,結果取的名字并不理想。取名,看上去容易,實際上是有一定難度的。兩三個字的簡單組合,里面卻包含了許許多多的技巧和方法。要做到名字順口、簡單、含義深刻、令人難忘,在取名時還要注意形、音、意三條原則。這一點說起容易,實際卻很難,因為取名時存在許多忌諱,這就要初為人父母者必須處處小心,要做到防患于未然。祭奠在線將這些起名時常見的忌諱歸納如下

忌諱祖先和先賢的名字

漢族起名,一般避祖先的名號。其一是漢族傳統極講輩分。以祖先名字為名,不但打擾了輩分的排序;而且會被視為祖先的不敬。其二是由于漢族的特殊性決定的。漢姓,首先是承繼父姓,然后起一個本人的名字,而某些少數民族或外國人,有本名、父名或本名加母姓、父姓。如法國人的姓名通常為三段,即本名,加母姓,加父姓。如果漢姓名的在承繼了父姓以后,再加上祖先的名字,那么兩者就沒有絲毫區別了,這樣你根本無從分辨李四這個人到底是爺爺還是兒子了。在封建制度下,人們不僅要“尊祖敬宗”,而且要奉為至尊,即使直呼君主的名字也是大逆不道,清代的雍正、乾隆時,僅憑這一條就可以處人死罪并殃及九族。于是這種忌諱便被稱為“國諱”。但就現代人而言,僅就名論,一般不以偉人、名人的名字為名。但有人因崇敬某一偉人或名人,特意取其名為名。如李大林、張大釗,便是取李大釗、斯大林之名為名。當然姓趙、姓關的人,也不應以“子龍”和“云長”為名了,否則便會今古不分。

忌諱生冷字

名字是供交際使用的,否則,名字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當今的時代是計算機的時代,絕大多數計算機儲存的漢字僅限于常用字。如果命名時,使用一些生僻字,一般人不認識,必須影響了人與人之間的交際。命名使用生僻字,只能白白增加別人工作的難度、麻煩。人們在使名時選用生僻字的動機其實很簡單,就是為了不落俗套。但一般人們認識的常用字,卻不過三、四千字,而命名又主要是為了讓別人稱呼,并不是為了賣弄學問。有人曾舉例說,當你去某個部門申請工作時,主管領導看了你的履歷表后,如果認不出你的名字,那么對你的印象肯定也是很模糊的。如果他在叫你時,把你的名字讀錯又經你糾正,這場面可能會使領導尷尬。領導會覺得失了面子而窘迫甚至惱怒,你也可能會國因為領導然連你的名字都不認識而生輕視之心。日后在上下級相處過程中,就可能發生一些齟齬或不協調不融洽的現象。命名固然要避免俗套和雷同,但不能靠使用生僻字。使用生僻字,影響了形象,妨礙了交際,可謂得不償失。我國漢字的數量非常多,僅《康熙字典》就收有四萬二午一百七十四字,另外繁簡字、古今字、正俗字之間往往有非常細微的差別。舊時人們命名,喜歡翻看《康熙字典》這是不足取的。我們要使用工具書,最理想的是《現代漢語詞典》。它在每個字下還收錄詞語,這對于命名很有參考價值。使用這部工具書也要注意,里面的生僻字,使用時要注意避開。

忌諱姓名單調重復

有些人命名,喜歡利用漢字的形體結構做文章。例如:石、磊、林、森、聶、耳這三個名字即是此例。這種命名的審美效果頗佳,可惜我們的姓氏能如此利用的微乎其微。而且即使石、林、聶三姓,也不可能人人都使用這種方法。有些人取名時喜歡將姓名用字的部首偏旁相同,并將此作為一種命名技巧來推廣,如李季、張馳,這種技巧實際上不值得提倡。如果姓名三個字的部首偏旁完全相同,就會使人產生一種單調之感。特別是當你在書法簽名時,就會更強烈地感覺到,偏旁部首相同的名字,如江浪濤、何信仁等,不論如何安排布局,都有一種呆板單調之感,不會產生點事縱逸、變化多姿、曲折交替,氣韻貫注的美學效果。我們既然是用漢字取名,就不僅要考慮意義上高雅脫俗的抽象美,而且要注意書寫時變化多姿的形象美。

上述例子說明名和姓存在形體結構的搭配問題。如果形體結構沒有變化,姓名就顯得呆板,拘謹。

在運用字形命名時,過去有兩種技巧,一是拆姓為名,另一是增姓為名。所謂的拆姓為名是指取名時截取的一部分作為名,或者把姓分割為兩部分作為名。如商湯時的輔弼大臣伊尹,其中就是取姓的一部分“尹”而構成的,此外現代著名音樂家聶耳,著名作家舒舍予(老舍)、張大弓、計午言、董千里、楊木易也都屬此類。另外還有雷雨田、何人可等也是將姓拆為兩部分作為名的。古人有些人將名剖分為字,如南宋愛國詩人謝翱,字振皋羽,字即由名拆開而成。明代的章溢字三益、徐舫字方舟、宋玫字文玉,清代的尤侗字同人、林佶字吉人都屬此類。還如清代的毛奇齡字大可等。還有些人是將姓名剖分為號,如清代的胡玨號古月老人,徐渭號水月田道,則又分名入號。

所謂的增姓為名是指在姓的基礎上再增添一些筆劃或部首構成一個新字成為名,如林森、于吁、金鑫、李季等。

忌諱多音字

我國的姓氏多半屬于單音字。也有個別姓氏屬于多音字,如:樂字。這種姓氏顯然在交際時會造成麻煩。如果說姓氏的多音是無可奈何的事實,那么名字的擬定是完全可以避免這種麻煩的。山東某地有一個學生名叫樂樂樂,老師上課時卻不知該怎么叫他,老師居然讓這個名字給難住了。這個名字的三個字都是多音字,可有八種讀法,讀者有興趣可以自行排列一下。

看來這個學生的父母是成心跟整個社會過不去,一個名字居然有八種讀音,在交際場合如何使用呢?到頭來別人想叫不敢叫,唯恐叫錯了被人恥笑,吃虧的還是自己。別人叫不上來,可以不叫,可以避開。一個人的名字如果別人不叫,不使用,那么這個名字又有什么存在的價值呢?

所以對于多音字應盡量回避。如果要用,最好通過聯綴成義的辦法標示音讀。例如:崔樂天、孟樂章。前者通過“天”說明“樂”當讀lè,后者通過“章”說明“樂”讀yuè。最后一個用意義告訴你應讀什么。

漢語有相當一部分多音字常用的只有一個音。這樣的多音字在命名時就不必擔心使用時會產生誤讀。

忌諱過于夸贊的字

名字是否好聽好記,不在于用詞多么華美,而在于用詞用得恰當到好處。但人們可能會犯下錯誤:給男孩子起名,總是離不開一些過于生猛的字,如豪、猛、闖、強、炎、剛等,雖然斬釘截鐵,讀起來剛強有力,用男子漢派頭,但也容易使人聯想到渾噩猛愣、放蕩無檢,使氣任性,不拘禮法,誤認為是一些赳赳武夫,所以,自古以來,一般貴族士大夫在給男孩子命名時,都盡量避開這些字。因為中國文化認為,我之剛烈堅強,并非那些喜怒形于詞色、遇事拔刀而起的血勇之人,而是一些內蘊浩然之氣,遇事不驚不怒,談笑風生的偉丈夫。有人給女孩子命名卻又總是在一些秋菊、珍珍、春蘭、艷艷之類的詞里繞圈子,但是如果把它們放到一定的文化氛圍中,就會使人產生飄浮的感覺。如女子名字中常喜歡的花、艷、桃、萍、柳等字眼就是。花雖俏麗明艷一時,出盡風頭,獨占秀色,但場風雨過后,就會零落成泥碾作塵。楊柳亦屬柔軟脆弱之物,成語中的柳性楊花、殘花敗柳等,就表示出對這種事物所具有的象征意味的情感評價。萍與柳又都是飄零和離別的象征物,桃花令人引起紅顏易衰的聯想。所以,民俗中認為,取名時應盡量避開這些表面上華麗的字眼。

祭奠在線整理

相關資訊 News
暫無關聯數據

您還沒有哦!
系統消息
我的收藏
大版濠江